夜    

這是工作----
跨到另一個領域裡,看見一些陌生的工程圖、聽著陌生的術語、坐在陌生的座位上,想著那些曾經熟悉的過去,淡淡的思念會重重的衝擊心裡,或許…成長的過程就該面對一些恐懼和挫折,把看起來平淡的生活,變得多一些色彩和起浮,的確…過多的阻力換來的可能是失意和沮喪,尤其是當生活中的變動多過於安逸的時候,任何事件的樣貌都只會放大污漬來看!好可怕的人性、好可怕的內心~壓力衝著來的顯現於我的頭頂,頭上還真的禿了二塊小小的範圍,雖然我並不清楚這是從何開始、又從何落下…但,好像就在變動和不安的同時,它就默默的顯示在我生理上的反應,看著它光禿禿沒有毛髮的時候,我苦笑又擔心的耍寶著……用著戴面具的慣性對待著每個人,我懂…這樣的壓力、這樣的負荷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沒有誰應該承受來至這樣私人的情緒…

 

這是情誼----
前幾天,我提起了一些勇氣和怒氣,開口亂吐出我擱至內心很久的事情,我想面對這些言論的妳一定很措手不及,那就像被亂槍打死的情境很像吧?(笑)…
那些事,真的是屬私人事件了…無情的字句就落在妳的眼前,直敘又不修飾的一個字一個字呈現,感覺像挨上了機關槍似的!不曉得,妳會不會有時候…因為叼在嘴邊的字句未說吞了心煩,卻又會因為吐了像個子彈式的貫穿別人的腦門與心上後心煩?!
漸漸的,自私的想選擇沒有卡彈的情緒,而不是選擇同理又體貼的理性,這是不是就像只會哭鬧的孩子,早已經分不清楚是非了!
只是挨上幾槍的傾聽者--妳,得夠有力量的在聽完後站穩…那是我唯一能想到在站穩後扶著說:『其實我需要妳的存在…』…我似乎像是被妳挨著幾槍後,站穩了再回擊妳幾槍的獵人!…在彼此對戰後…我思考著…『也許世界上沒有所謂的亦敵亦友的關係』!!!…妳呢?身中幾槍後…有站穩著嗎?…

 

這是真正的我---
我還記得幾句話:『學商的人思考中多半關於利益』。
的確,這幾個字徘迴在腦子裡相當久,久到忘了是何時聽到這句話,久而久之…不斷的問自己,真的什麼事都應該判斷利益嗎?雖然想要用感性蓋住那些該死的計算式,甚至想要去忘記心理成本這玩意兒,但好像任何事情都得重新計算,忘了真正傾聽自己原始的聲音,理性扼殺了感性!!!!只是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理性了什麼,只是自私的計算好能獲得多少、會失去多少、又需要面對多少,把能說的、會做的重新計較……哪門子的道理、哪胡同裡的迷失,只曉得這事兒、那事兒有沒有值得放手一做的道理!…
偶爾想想…這是真的利益嗎?(兩手一攤) 不明白!這是真的計算式嗎?(兩手一攤) 不曉得!…或多或少,只是用自我主觀的價值在秤斤秤兩的評估每個事件站在自私立場下有多少收益罷了!看來看去,誰不自私?談的很好的同理、談的很好的革命、談的很好的友誼,不還是同樣拿著自私的秤子在衡量自己該吐出什麼金牙、銀牙或象牙~哪怕吐出來的是鐵牙後,別人的不理不采或無情誤會,那還不兜了個圈,沒講白的也是在自私的計算會面對到如何的反應或會不會失去彼此的情誼?!那是,我要不要做的人見人愛?!學會革命時的同理、學會吐出圓潤的詞句、送出世上溫暖柔情的依人貌……還是我依然好好的扮演這麼討人厭的死商人,分析收益找出價值、真實的字字句句、不加思索的搶他人感性!(長嘆~) 

 

誰到了這樣的異世界…不禿頭才怪~

全站熱搜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