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Image003.jpg

不曉得是到了叛逆期,還是又走到了黑暗的死胡同,開始慢慢的、慢慢的…又走向角落,又走近灰黑的空間,看什麼事都變得低落、遇到什麼情況都只往最糟的事想,單純的樂觀又將消失在體內,悲觀的因子像是被封在瓶罐裡開始過度發酵後將爆炸開來,耳機播放著五月天的洋蔥,那過份高音的部份在此刻聽來顯得Over、顯得吵躁!好在下一首就改“倉頡”了!~

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奇怪的自己?

但說奇怪,也並不奇怪,畢竟過去的自己的就長這樣,一個低落、一個暗黑、一個沮喪、一個又一個不能送給自己微笑的情緒!拿它沒有辦法、也拿自己沒有辦法!也許…就是又要一個人出走的時候了,小出走?還是大出走?我左看著廉價的港澳行程、又右看著高價的環島列車,遲遲下不了一個任性的決定!…

我要的也許不是勇氣,是任性!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