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_50.jpg  

『當眼睛再也不能佐證現實面,那只能靠心來計算這世界,那沒有一定的方程式卻有一定的邏輯方式』
這是曾經在這裡說過的話,現在看看也還是依舊這個氛圍,這個思考!

偶爾,喜歡理解表象,任憑腦和心的思考來衡量這個大環境帶給自己的回應,在情緒較高的時候把回應變成彩色的、情緒低的時候把一切都視為黑色,那些自以為的答案變成了好像理所當然的最終句點,接著便視而不見其他能帶來收獲的駁正!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人的眼睛在同一面吧?!(誤)…沒辦法兼顧左右兩方,而站在中間卻又只能憑感覺的以為那叫“中立”,把眼睛看到的拿來衡量、把耳朵聽見的拿來佐證、把說出來的言詞做為激辯,文字成了一種會殺人的工具,言論變成了無情又可怕的利刃!

誰都只能站在某一方去理解單向的思維,就像鏡子照得到範圍不是憑我們所能撇見的視覺,當移動自己偌大的身軀,才會看見原來鏡子的另一邊還有不同的視界!當遇見危險的當下,我們學會的是閃躲絕對不是攻擊,在沒有辦法站在相對優勢的情況下,不應該把那些殺人武器做為任何互動的本能反應,這世界的任何人事物都沒有絕對,那些互動也不一是只有一種答案!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沒有絕對、也沒有答案……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