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  

有時候把心開了個小窗口,讓自己去看看心裡的事,像是用鏡子照著自己的容貌一般,一覽無遺

如果這算是一個最好觀看自己的角度,那麼…自願將自己開誠佈公的一切,又何稱得來所謂的「窺視」?

 

翻開某篇過去的字句,顯得陌生、顯得好奇,反覆的問「那是我嗎?那是我嗎?」

談何而來的認識?從何而來的瞭解?這時的「窺視」卻顯得清晰而無需辯解

在自己的陌生下,看見一個似乎毫無關係的自己、看見一個似乎無交叉線的生活足跡

似乎「窺視」到的…是發生過卻不留記憶的曾經~人的健忘在此刻成了可笑至極的證據

 

重新認識的是過去還是現在的自己,相對的重要之處僅僅是角度

不偏不頗,絕不可能

但,自己需問問開了這扇窗想窺視到什麼模樣的自己,有沒有一把尺?

有沒有一把夠長、夠廣、夠有能耐去面對任何一種模樣的自己

 

偶爾,只有著一公分的尺,然後選擇…被自個兒驚嚇

 

「窺視」屬於非常隱匿的事,就像關起房門、退去衣物對自己自慰般的獨有

當選擇開起心上的窗時,請自己記得關上另一個大門

關上對於外界給你的任何評價與眼光,收起任何能開放的機會,只知有己,不知有人

 

至少,正當自個兒驚嚇住的同時……僅自知難為~

我,只有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