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年過去了,老媽也去世了幾年,今天我才發現了自己照顧病人之後的後遺症是……

好討厭聽到UPS不斷電系統在未插電時慢慢電力衰退時的「嗶嗶聲」…

 

每隔五秒左右嗶一聲,讓我想起 黃雲辰 發病初期在醫院昏睡時、身上插著各種管線時
心電圖監視儀器和滴注射控制器也是這樣每隔幾秒「嗶」一聲
來確認是正常無誤,直到長聲嗶就要按鈴……

照顧過幾次,把各大醫院當旅館睡過了幾間,甚至年紀輕的時候覺得這是一種休閒
總用著渡假的心情來處理這些大大小小的生活歷程
母親生病的歷程相當長、過程也相當起起浮浮~
從未想過對於生老病死會有什麼延續的情緒,畢竟我是一個哭得比誰都快的人
哭過就似乎是不再發酵太多的人,那些淡淡的感觸不影響生活就也放著
用著自以為一切都會好的心情去過!

沒想到……今天爆炸了!

 

而此刻在加班的我,看著施工工程師把UPS的電源拔掉後,它開始嗶嗶聲認分的叫著時
我的心好痛、頭好痛、好……難過!

再度不停的在腦子裡重演她最後在醫院的那一天、那場景、那氣息、那味道和那種恐懼!
焦慮是什麼情況?難過是什麼狀態?而我又長什麼模樣?

原來…它們長這個樣子!!!!!!

 

塞起隔音比較好的耳塞式耳機
把不管好不好聽的音樂放得大大聲的充滿整個耳朵
躲過了那個特別的聲音、逃掉了十分現實的空間
我又把自己關在一個虛擬的世界,自言自語…自言…自…語…
似乎沒有太多療傷的功能,甚至沒有太多釋放回憶的機會
但,我卻抓住這樣的方式,像發了瘋的咬住它不放

而這一切的我,竟讓我像過去生活焦慮、生活不安時的模樣相同~
我巧合的發生、我無意識的發現,過去的我是長得什麼模樣

如同這一陣子我也發現自己就像個毫無選擇性的磁鐵
將那些有用沒用的破銅爛鐵全吸在身上,還自以為能改造、能重製它們
卻不曉得那些表象的堪用是我完全無法掌握的事
那些破銅爛鐵就像生活中的零碎心情與事物,全拼了命的往身上吸
我……以為解決了、以為改變了、以為修復了
可是它們還是改了面貌吸在我的身上,甩不掉
然而,我再也沒有多餘的空間與磁力吸附其他破銅爛鐵
於是我自認為我好的很快、自認為我輕鬆自在

直到最近…我的一個動作,發現了身上這些破銅爛鐵的聲響……

我…沉重的跌落卻尚未崩毀
我…失落的無助卻微弱呼吸
我…難過的心酸卻流不出淚
我…聽著身上嘈嘈的一切情緒,我卻選擇躲在虛擬的世界裡!

 

『恐懼』原來顯而易見的…明明白白的…讓「我」知曉認識了!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