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06_28  

中午休息看著偶像劇也令自己很有所感。

當提到“愛”似乎就有中槍的味道,那像是血淋淋的訴說著曾經、訴說著那些泛黃殘破不堪的記憶~,有沒有什麼情感走到了最終還是單純、還是舒適的?不管是什麼樣的愛似乎都不怎麼平和恬淡,也許說出這句話會有人指著鼻子說:『那親情的愛呢?也是不單純嗎?』……過去也許會回“家人的愛的確是唯一清新宜人的”,但走著走著這條長長的人生、廣大的社會,似乎就再也不能客觀的看見“家人間是否真單純”。

…每個人都會站在相對自私的位置,用著相對的標準拉扯著彼此,互動越多在你我的身上就會有越多的死結,越打越厚、越打越難解…當然,也就越打越不單純。

望著那張不陌生的臉孔,卻隔著厚實的骨肉有著陌生的心…偶爾凝思著、偶爾失神著,當你也不是你,而我也不是我的時候,你還會對著我說…“我認識你”…的絕對詞嗎?

人人都在談著初衷,只是那條朝向終點的路,早就望不見初衷的模樣,甚至…有時還沒有離開起點太遠,就已經將所謂的初衷完全擊碎;人與人的愛,走得漫長再談初衷似乎遙不可及,那些無稽的想回到最初談何容易,回頭望的是看見在半途早就不單純、不簡明的自我,一路搖搖晃晃、曲曲折折,誰不會在這旅途中修正、改變、瓦解、重組…甚至完全扭轉而迎合所要面對一切的自己呢?

 

愛,的確單純的時候最美、最舒適
可惜…愛就像變形蟲一樣,為求達到生存平衡
會依需求改變屬於自己的形體~

只是它或許長的與初衷不再一樣,但它依然是“愛”~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