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之士,必有密友:密友不必定是刎頸之交。
大率雖千百里之遠,皆可相信,而不為浮言所動。
聞有謗之者,即多方為之辯析而後已;
事之宜行宜止者,代為籌畫決斷。
或事當利害關頭,有所需而後濟者,
即不必與聞,亦不慮其負我與否,竟為力承其事,此皆所謂密友也。

(張潮 幽夢影)

 

看到這一段頗有感覺,從小其實我就以“朋友”為重,為了朋友會兩肋插刀…
只是“人蔘”越長越大,感觸就越來越多,對於「朋友」二字的詮釋有重新思考
把「朋友」二個字複雜的分層別類,每個層級都有所不同的親近程度,也並不是越不親近的越不重要,而是在自己心上就會明白該如何處理彼此的互動~不是所有的友誼都應當同等方式對待,或者彼此對於朋友的界定大有不同,該如何在其中進退得宜,都大略的有些準則在自己心上

我不期待朋友為我做什麼,但我會問自己能為朋友做什麼

 


事之宜行宜止者,代為籌畫決斷。
或事當利害關頭,有所需而後濟者,
即不必與聞,亦不慮其負我與否,竟為力承其事,此皆所謂密友也。

這段讓我想到王媽因為黃氏宗親的事在電話裡咆哮的罵我
她說的話我都還記在心上…
『什麼事是重要的難道妳分不出來嗎?就算本來有要忙的事,也會放下,因為妳這件事才是重要的…』
在電話這頭的我,因為此話一出…我都感動想哭了…從高中到現在…快十個年頭了,密友是這麼來的,不是娛樂、遊玩而已~她給我更多的學習和收獲,也讓我更懂得許多人事物,她在關係上也遠近得宜,會以為她冷落友誼…可她卻總是重情重義,甚至過去的承諾也總是放在心上!在乎二字像是刻在她腦裡成為訓詞般…

當我現在讀書的時候,最想念的是在教室走廊上我和她來回走著背書等考試的畫面
還有她老愛找課本裡小細節的地方考我……在她身上也像這段文一樣:

對淵博友,如讀異書;對風雅友,如讀名人詩文;對謹飭友,如讀聖賢經傳;對滑稽友,如閱傳奇小說。

她皆是、她皆有、她就是一個很棒很棒的朋友…

 

(笑)
密友是什麼…
看完後,你(妳)也應該重新思考一些“人蔘”成長裡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