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輕鬆的描述著自己許多狀況的時候,有部份的可能是正在學著壓抑自己很細小的情緒,尤其是可能爆裂在某個高點時…那戴上面具、裝上輕鬆腔調、若有似無的在意,便會成了當下自己不願意看見的樣貌,我總覺得那樣的自己相當醜陋,於是必要的時候便會再將自己的心態活埋,視而不見…這大概是最高境界!

當我碎嘴著關於情感的部份時,其實是想要也表達出自己在意著什麼,期待著對方也許能夠體悟到,尤其是當很多狀況無法明講的時候,問題往往需要繞上好一大圈才會能夠用最不傷人的方法提醒著彼此,是不是有應該都得面對和處理的時候,那時的自己自私過份的可以,卻也是醜陋的很不堪…

當有時候多體貼的時候,很有可能過去的回憶也正在翻攪著,因為很多行為模式會一再一再的重演,縱使對象不同,但它卻是慣性…那般慣性通常只需要看見表面的體貼,但仔細想想…醜陋的那一面是這模組化似乎是共享著的,尤其是在執行者的心裡還存在著每一塊消失隱藏的記憶…

 

醜陋的事還很多…
只是,我現在也用醜陋的方式逃避~

於是選擇畫上句號,結束用鏡子檢視這一切… 

創作者介紹
Wan

::: Hear something?? :::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