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_4316  

『用力碰撞,抵抗體制的黑暗,只怕不夠勇敢而產生的缺憾』 -- 棉花糖《新世界》

一整個下午選擇讓我所愛的棉花糖陪我,雖然心情有點盪、顏色有點灰暗,但耳邊有著輕輕的歌裡寫著勇敢往前的力量,似乎能把低沉的感受漸緩而在低空中輕浮、飄盪!我試著想想自己,在失去她之後的我,看起來好像安逸無畏的樣子,其實內心的我…有著許多的恐懼和擔心。我表面上裝的很好,也試著用鮮豔外殼讓自己看來多采多姿,哪來的氛圍輕輕一推,我相信…身上不堪一擊的外皮就會瞬間被撕裂,露出了血肉模糊而難看的我!至少,經過了這一、二年的過程,讓我成長的是學會更強大的隱身和躲藏,將自己推向隱形見不著的黑暗泥沼,緩慢的、倚靠著…僅剩的氧氣,告訴自己應該好好努力活著!但卻又好像自覺著理解『我什麼都沒有!』

對黑暗的裝置藝術品很有印象,在身處於此區…想要關進這牢籠裡,認真扮演著裡面的主角,演活了自己人生裡的是與非、真與假和樂與悲,尤其在一體兩面的空間裡,暗趨向於黑、亮趨向於白,我卻堅持自己的灰;那種格格不入的叛逆和反社會人格,帶點諷刺可笑的日子與態度,我想…只有在這種黑暗的牢籠裡我才有能力脫去社會化的成長痕跡自在的詮釋。

當耳邊的音樂又轉換曲子,高唱著轉啊轉、轉啊轉,那眼淚像是被喚醒一樣迫不及待的奪眶而出。

『別慌 時間就像透明小偷一樣,無聲的轉 直到死亡』 --棉花糖《轉啊轉》

時間真的就像透明的小偷,偷走了正屬於她的歲月,她無聲的告別,用最突然而簡潔的方式與我們告別…不管過了多久,這些曾經會像無情的颱風再刮過我的心上,劃了一刀、吹毀了剛築好的堅強!我的快樂裡有些淡淡的苦味,我的悲傷裡有些淡淡的酸味…縱使,我已經努力的學會在嚐下回憶時帶些微笑,但它還是會在孤軍奮戰時強行取代!

 

------
轉啊轉我像個小孩
轉啊轉你笑得可愛
轉啊轉地球不停運轉
轉啊轉終究要離開

轉啊轉我是個無賴
轉啊轉你不厭其煩
轉啊轉天空一樣蔚藍
轉啊轉我們走到最後一段
------ 棉花糖《轉啊轉》 

 

我知道…我沒有了妳陪,已經正在體會少了妳在的另一種孤單!

 

 

12/21 我的末日,失去了妳給我十年的戒指。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天的星星  

下雨天,抬頭也看不到星星,只好選了一部內心有星星的電影,還是一個令人感動的國片。看到一半的我都熱淚盈眶,要不是班長在我身邊看,我還真的會放聲大哭…(我到底是ㄍㄧㄥ什麼?),但班長是哭的眼腫鼻紅的。

我喜歡片裡的這句話『廢棄的鐵道不會再有火車走,並不表示神有離開這個地方,就像天上的星星,白天還是存在的啊,只是我們看不見而已』,你以為見不著就是不存在,但其實它一直都在!這句話讓我想到“感覺”,你摸不到也看不到,但它就是存在……而這份“感覺”你願不願意面對?…

白天的星星 片段  

這畫面真的很美,印象很深刻…背景看不到盡頭、霧茫茫的,誰會知道後面的鐵路曾經走過了哪些景色,在時間、人、事、物不斷更迭的過程裡,誰會去窮追那個不曾訴說的秘密,一個舊鐵道上有著不會有火車行駛的證據,那曾經呢?如果它願意訴說過去,相信那不清晰的歷史依然有跡可循!不停重覆的『I have a sin…I have a sin…』,處理自己內心的罪有著永遠跨不過的線,好像用再多時間、再多溫暖也補不回曾經的過錯,她的不願意、她的軟弱、她的無能為力,在不斷不斷的和美國神告解後祈求的不是被原諒,而是希望美國神能保守她心底所放的“愛”,那個離她很遠、不曾再見的“愛”。

颱風過境後校長說『每一次都這樣像刀子一樣,非要把我們刮得遍體鱗傷它才高興』,像是隱喻人生的經歷,安逸生活總要遇到幾次暴風雨,把人生磨得圓潤、磨得堅強…它在不可預期的情況下侵蝕我們,而漸漸成長、漸漸理解學會許多該如何重生、如何包容!

片中穿插著中文、客語、原住民語、英文,也選擇在苗栗南庄拍攝,美麗的梯田、山景~沒有過度的包裝卻在電影裡呈現了最貼近人心的真實。還有…屬於人內心的善良與美麗。

它奪去了我的感動和眼淚、但我所獲的是記住永遠抬頭看著一直存在的“曾經”。

白天的星星 我有罪  

『I have a sin…I have a sin…』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是看著自己嗎?  

『如果後者的故事才是真實,那…這一幕便是站在遠處看著那個無助的自己!~』(我自己這樣呢喃著)

看完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正在倒著咀嚼好電影的任何細節,尤其每一個我留在腦海裡的畫面,是它的美麗當然也是它的探討性!在電影的最後丟下了影響我選擇的關鍵;竟重新考慮自己願意相信的細節是哪一個,重新理解、編譯、解釋,就是最後的問句『這樣的話,你會選擇哪一個故事?』…我帶著立體眼鏡望著漂亮的畫面卻有著恐懼在心裡,大概是…我選擇了人性的那則故事!而我經過一夜才好好接納了自己的心情和壓力,難道睡前頭痛是反應我面對較真實的情境時所出現的症狀?

有許多網友將小說與電影交錯的分析,我尚未看過小說,甚至沒有辦法再確實的做出其中的差異,但我相信電影肯定是很有李安味,他慣用在電影裡重新表演(恕我用此一詞)人的內在及性格樣貌,情慾的詮釋總是能拿捏得宜,暗喻中帶著勾魂的手法…用抽象的表達勾出觀看著的內心和思考,選擇權交給了欣賞電影的我們,自由的去理解眼前所見的任何畫面,從推手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都有著類似的情感表達。

倘若看完少年Pi問我應該理性的去理解人生所面對的事,科學會解決一切?還是應該在信仰中找到面對內心世界的樣貌,而用著平和的方式撫慰內心?說真的…在以前的年紀我會選擇前者,因為實事求是嘛~任何事情都有前因後果的,怎麼可能少了理性而多了感性ㄟ!但,不曉得是不是人老了,人生的經歷又多了一些些,太多科學的理性往往會壓毀內心快要崩毀的地方,於是祈求許多感性能夠說服自己的不安與無助,更多了是夢想想要佔滿真實,如果可以…感性將摧毀理性~但我相信這樣的我可想而知的,是我有越來越多自欺欺人的想法,把太多真實、醜陋、險惡、可怕的等等負面的樣子一再的美化、一再的包裝。

 

誰說世上只能保留最偽善的樣貌,卻無法包容最極端險惡的氛圍?(我這樣問著自己,也問著和我一起共存的人們)

 

從電影開端的蜥蜴生死對比,和最後放下了卻忘了道別那邪惡的自己,不都是共生存的道理!我想…Pi父親在餐桌中所說的那段話『選擇相信理性不如相信科學…。』是有很深的見解…一切回到了需要面對真實的人生,科學的確會比感性更為踏實,然而感性則是在危難或安逸時最佳的心靈寄託,將生命交給科學、將心靈寄予感性…像人生裡共存的是非、善惡、生死一樣,那不衝突卻又能有所獲…我相信這便是“生命”!

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